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专题
今天我们怎样评价学生
时间: 2014-10-23 13:30:58 来源: 杨柳青三中

“还有两周的时间,这个学期就要结束了。也就是说,班里又要开始评‘三好生’了……”徐老师翻着桌上的日历,想到“三好”,暗自喟叹。

  “三好生”,这个沿用了50余年的“老牌”荣誉称号,这项正式实行了25年的“王牌”学生评价制度,让今天的老师皱起了眉头。

  确实,时代的变迁,给“三好”出了不少难题,“三好”正接受新时代、新变化的考验……

  从精神荣誉演变为加分工具,功能在转变

  1961年就开始在小学执教的马叶英老师回忆说:“学校开始评‘三好生’时,对品德要求很高,班里有好人好事记录本,那是评选的主要依据。那时,虽然评选结果没有很多物质奖励,但班里的同学都争着做好事,‘三好生’确实是个很大的精神荣誉。”

  “现在去问学生,什么是‘三好’?‘三好生’意味着什么?恐怕十个有九个的第一反应不是这个‘三好生’的德智体有多优秀,而是他的中高考能加多少分。‘三好’本身已很少被关注了。”北京某中学的王老师说。

  今年刚进入北京某重点中学的黄同学介绍,在她小学升初中时,有的重点中学在提前招生时要求小学阶段连续三年被评为区级三好学生,到了初中后她又发现如果初中连续三年被评为区级三好生就能评上市级三好生,并且中考成绩可加5分,高中规则亦是如此。

  “虽然学校还有其他评优的奖项,但大家最关心的还是‘三好生’,毕竟能加分嘛!”正就读北京某重点高中的辛同学说。

  从单纯的精神荣誉到择校、中高考加分的重要砝码,“三好”的功能渐渐发生了改变。

  “最初的‘三好’只具有促进学生发展的功能,但随着各种各样的升学考试制度的不断恢复,这一评价制度又逐渐地增添了筛选与选拔的功能。此后,三好生评选制度便与各种各样的升学考试制度结合起来,并且愈来愈为紧密,在这个结合过程中“三好”评选制度逐渐地失去了它的发展性内涵,并被赋予了愈来愈多的筛选与选拔的含义。”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院副教授苏君阳说。

  功能变化,催生“蝴蝶效应”

  在应试教育的长期影响下,学生评价制度过多侧重于对学习成绩的要求,使得本应促进素质教育的评价制度,反为应试教育“服务”,阻碍了素质教育的推行和发展。“三好”便是一例。其评选功能的变化,特别是筛选与选拔功能的过度强化,使得“三好”变身为“一好”――学习好。

  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的《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中明确指出,学校教育不仅要抓好智育,更要重视德育,还要加强体育、美育、劳动技术教育和社会实践,使诸方面教育相互渗透、协调发展,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

  与此相应,《决定》进一步指出:“加快改革招生考试和评价制度,改变‘一次考试定终身’的状况,建立符合素质教育要求的对学校、教师和学生的评价机制。鼓励社会各界、家长和学生以适当方式参与对学校工作的评价。”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并未及时有效地弥补“三好”变“一好”的缺陷,发生了一系列问题,“三好”的“蝴蝶效应”不容忽视。

  从现实情况来看,选拔功能的增强使得“三好生”评选制度在某种程度上为滋生腐败提供了温床。在“三好生”评比中混乱是非、弄虚作假的现象时有发生。王女士坦言,她曾为上小学的女儿能评上“三好”给老师送过礼,但“这是没办法的事。”

  “没有办法”的事情不仅增加了社会腐败,也给孩子幼小纯净的心灵带来阴影。苏君阳说:“评价的主观性愈来愈大,‘三好生’的评价也就逐渐地失去了它的导向与激励作用。在某种意义上,‘三好生’评选制度已经失去了它的实质性含义,有时,它甚至已经成为某些人炫耀自己社会资本或政治资本的机制与平台。”

  小学到大学,存在“温差”现象

  与中小学炙手可热的“三好生”相比,大学的“三好生”几乎无人问津。采访中,大学生们多数表示他们更关注“奖学金”。

  学生冷淡,一些学校也“马虎对待”。某重点大学刚被评为校级“三好生”的宋同学介绍道:“学校规定,获奖学金的同学只要体育成绩达标就可被评为‘三好生’,‘三好生’对没拿奖学金的同学没有任何意义。”

  事实上,与学生切身相关的利益成了这个“温差现象”的“调温器”。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质疑大学生要不要再评三好。苏君阳认为,在中小学生争当“三好生”的目的中,由于受升学考试加分政策的影响或多或少地都会产生一定的功利主义倾向,而到了大学以后,大学生的“出口”增多,研究生招生、就业政策上也没有对应加分的规定,大学三好生的功利性丧失。而一旦争当“三好生”的目的缺少了功利主义的驱动,就可能会产生三种结果:其一,这种制度将会被废除;其二,相应腐败现象会随之减少直至消除;其三,一定程度上,“三好生”评价的标准与水平将得到提高。这三种结果在我国的大学中都发生过。

  如何评价新时代的新学生

  “‘三好’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特定时代政治话语的一种标志。当前社会的时代背景与以前相比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以‘几好’的标准评价学生太概括、太模糊。在新的形势下,应对学生的评价建立一种新的标准或赋予‘三好’以新的、更丰富的内涵。要把个性发展与社会性发展、个体发展与群体发展、传统文化理念与现代文化理念结合起来;改变过去的由学校对学生进行评价的单一性的做法,充分地考虑到家长与社区的意见,把对学生进行的单项评价与综合评价以及形成性评价与终结性评价结合起来;充分发挥‘三好生’评选制度的促进功能,淡化甚至消除‘三好生’评价制度的选拔功能。”苏君阳说。

  今年是教育部、团中央发布《关于在中学生中评选三好学生的试行办法》的第25个年头。在时代的变迁下,作为长期以来评价学生的一项重要评价制度,“三好生”应当适应教育体制的改革,符合素质教育的要求,从评价标准、评价功能、评价方式等各个方面做出努力,恰当评价新时代的新学生。